51吃瓜网

暴跌90%,77亿市值灰飞烟灭!元宇宙第一股,崩了 

暴跌90%,77亿市值灰飞烟灭!元宇宙第一股,崩了 

踩中风口,不被市场认可。

对于一家科技企业而言,这是一个悲剧。

自Facebook改名Meta,全力突围元宇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元宇宙都是继新能源的又一风口。

在Meta的加持下,不少企业开始转型元宇宙,并且在元宇宙领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但由于技术的限制以及硬件的不成熟,最终Meta折戟元宇宙。扎克伯格也不得不将Meta的主要资源集中到AI领域,由于其“收手”及时,Meta股价开始回暖,并且走出了翻倍行情。

作为全球最大的元宇宙公司,Meta的这一转身,可苦了数以万计的“追随者”,而飞天云动就是其中之一。

2022年10月,头顶港股“元宇宙第一股”的飞天云动在港交所上市,夸张的是,在其招股说明书中,“元宇宙”一词就被提到了321次。

尽管这家公司头顶港股“元宇宙第一股”的光环,但其含“元”量并不高,经济观察报曾报道称,脱去元宇宙的外衣来看,飞天云动其实是一家AR/VR营销服务公司,其主营业务是广告服务,并没有太多核心技术。

飞天云动上市之后,市场也并未买账,上市首日该公司股价便出现了破发。

幸运的是,元宇宙之后人工智能很快就成为了全球风口,在AI概念的带动下,飞天云动走出了一波行情。值得注意的是,此后该公司对于元宇宙提及次数也越来越少。

好景不长的是,飞天云动股价涨势并未持续太久,经过短暂的筑顶横盘之后,其股价就开始了“断崖式”的下跌。

根据统计显示,其从最高5.21港元/股下跌至今,跌幅已超过90%,市值蒸发超过了84亿港元,约合人民币77亿元。目前,市值已经不足10亿港元。

且根据恒生指数公司此前宣布季度检讨结果,。恒生综合指数成份股数目从518只减少至514只,其中飞天云动遭剔除。此外,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的港股通标的调整公告,飞天云动遭剔除出港股通名单,所有变动于2024年3月4日起生效。

受此影响,3月4日,飞天云动股价跌幅超过了30%。

抢夺“元宇宙第一股”

全球风口,五年一大换,三年一小换。

每次出现新风口之后,总有部分上市公司想蹭概念,从而拉升股价,想借机获利。元宇宙大火之后,除了一线梯队的互联网公司,中青宝、天下秀等公司也都纷纷推出元宇宙业务,甚至连奈雪的茶、蜜雪冰城这类消费类公司都使劲往元宇宙概念上靠。

当时的背景下,但凡沾上元宇宙的概念,资本市场就能给予不错的估值。所以VR内容服务商飞天云动以“元宇宙概念”为标签,冲击IPO。

根据资料显示,飞天云动前身为北京掌中飞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杨雪凯、郭晓峰、宋鹏鹏三人共同出资成立。

其原本是一家游戏发行平台。

2009年,汪磊担任掌中飞天总经理,并主导打造了《飙车之神》、《爱丽丝仙境消消乐》、《星际武装》等多款单机游戏。

直到2017年,由于手游开始成为市场的主流,且VR也开始慢慢流行,所以汪磊主张向AR/VR服务转型。

与此同时,该公司还在新三板挂牌。挂牌两年之后,飞天云动宣布完成向AR/VR内容及服务业务的转型,快速从新三板摘牌。此后,掌中飞天进行了5轮融资。

2021年,元宇宙的大火,让该公司看到了“机会”,并且再度转型正式战略布局元宇宙领域,公司名也从掌中飞天改名为飞天云动。

对于追风口的行为,汪磊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总结下来就四个字:

顺势而为。

战略转型仅仅一个月之后,飞天云动就开始冲刺港股,但根据其招股书内容,2019年至2021年,飞天云动AR/VR营销服务营收分别为1.37亿元、1.42亿元、3.67亿元,占比分别为54.6%、41.9%、63.2%。

也就是说,飞天云动从本质来说,依旧是是一家AR/VR营销服务公司。

追风口的“代价”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飞天云动,那就是“永远在追风口”。

但随着市场越来越成熟,追风口的代价也会越来越大,直至被市场淘汰。飞天云动在港股成功上市之后,其股价经过一波短暂的上涨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下跌之路。

很显然,市场对于“概念股”正在免疫。

值得注意的是,飞天云动出现“断崖式”下跌的节点就是在2022年年报公布的窗口时期。

按照其2022年财报显示,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0.66亿元,同比增长79.10%;归属母公司净利润2.37亿元,同比增长237.24%。

不仅如此,该公司2023年中期业绩依旧延续了增长的态势,营收达到了5.99亿元,净利润也达到了1.16亿元,如此好的“答卷”,却没能换来市场的“肯定”。

就连部分券商也惨遭打脸。其财报发布之后,光大证券指出,集中发布AIGC进展利好游戏行业,偏娱乐性的游戏内容对AIGC潜在可靠性风险容忍度高,对其创造性、互动性认可度高,AIGC推广进度有超预期可能,游戏板块估值有望提升。因而该券商还建议关注飞天云动。

除了光大证券,国联基金经理陈荔也在去年四季度将飞天云动列入国联沪港深大消费基金的第七大重仓股。当时,飞天云动市值不足30亿港元,估值仅有8倍。

除此之外,上海某券商发布研究报告指出,看好港股上市公司飞天云动的长期空间,公司管理层自愿禁售承诺彰显信心,并根据A股上市公司风语筑的估值,在2023年9月开始给予飞天云动后续32%的上涨空间。

然而,这一切的看好,并未带来超高的回报。

连续的下跌,也让公司的管理层十分难受。2023年8月,公司的控股股东承诺,自2023年8月18日开始的6个月内,他们不会出售其持有的股份。不仅如此,2023年11月,该公司还抛出了一份7000万港元的回购计划。

但这些利好都没能止住公司股价的下跌,进入2024年之后,该公司的股价继续暴跌,其年内跌幅更是超过了71%。

面对公司股价的暴跌,飞天云动发布声明称,经作出合理查询后,确认并不知悉出现变动的原因,亦确认业务经营保持正常,且业务经营及财务状况并无实质性变化。公司控股股东、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近期亦不存在减持行为及减持计划。

侃见财经认为,市场已经到了脱虚向实的阶段,只有努力让主营业务快速的增长,用业绩来说话,才能重新获得市场的青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中国台湾醉女参与多P性生活趴,惊醒“身体内有一个东西”却震撼活春宫